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守护棠都_ 第六十九章神秘巴哥头(二)

时间:2021-06-12 17:5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博格小说守护棠都 第六十九章神秘巴哥头(二)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林处,你可不要逗我,你是知道的,我能来这里,还不是同学你给东风书记推荐的吗,主要目的不就是铲除这里的毒瘤吗,你不能过河拆桥吧!”

    “我两同学还有什说的,这不,一条大鱼正等着你去布网呢!你可不能错过了这次机会!”

    “林处,你放心,我们正张网以待!”

    “局长大人,这里要表扬一下,你派来的苏霏亚同志,工作干得不错,他很快就进入了角色,这段时间他已成功地打入进了一个贩毒团伙,作为中间的引见人正在与你们棠都的一些贩毒分子牵线搭桥购买毒品,现他获得一项绝密情报,就在星期五准备出手验货交易,到时苏霏亚作为中间人可能会出现在现场!我想对方定有你们的人吧?”林处相信高维民的能力,他已知道高维民一去棠都市后,就着手秘密组建查辑毒品的队伍,现正在开展工作,而打入毒贩内部往往是他们的首选。

    高局长一听,禁不住呵呵地笑了两下,自信满满地说:“同学,你说呢!”

    “那好,你们一定要做好暗中保护工作,绝不能出差错!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同学归同学,林凡虽然职务比高维民要高,但林凡还是以征求意见的口吻给高维民分担了任务。

    “是,坚决完成任务!”高维民甚是高兴,欣然接受,成败在此一举。

    一是近段时间以来,自己亲手组建的秘侦组初步有了成效,查实了坐神一伙贩毒证据,并牵出了隐藏至深的龙文一伙的蛛丝马迹;二是童豪景的线人已秘密潜入到了龙文一伙的核心层,并获得了极其重要的线索。这两件事足以让高局长信心百倍,他预料不出两个月,棠都的毒情形势就会得到改观。而童豪景正是得到了高局长的秘密电话后才与寸头草联络的。

    下午两点,童豪景在喜来酒店已等了一个半小时了,寸头草仍没出现,童豪景预感到寸头草肯定受到了某种限制,脱不了身,怎么办,看来只有主动出击才有机会。

    童豪景来到太阳神酒店,向经理表明了身份和意图——装扮成酒店的服务员直接进入,在酒店服务员的配合下,童豪景没有引起任何怀疑便顺利地来到了504客房。

    “咚咚……”在客房里六神无主的寸头草急得团团转,正在无计可施之际,门却开了,探进了一只脑袋,手里拿两瓶矿泉水。

    “谁……”寸头草话还没完,童豪景只身一人就已进入了房间,狠狠地吓了他一跳。

    “嘘……”童豪景支起一根手指,快速地走到寸头草身边,喑示不要发出什么声来。

    寸头草这才看清了童豪景的脸。他立即意识到了什么,赶紧上前,指着棕色茶机下面,递了一个眼神。童豪景很自然地领会到发生了什么事。他暗示寸头草找一张纸来,用茶机上的笔写了一串短短的文字,递给了寸头草,嘱咐道:“遇到紧急情况会有人帮助你度过难关的!”而后又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喜来酒店。

    在童豪景见到寸头草之前,他就已经收到了高局长发来的加密短信,根据短信内容,童豪景立即与B市当地公安机关取得了联系,正在酝酿着一场秘密的捕鱼行动……

    呆在酒店的寸头草终于等来了验货交易的时间,然而验货的地点只有巴哥头才知道。这是寸头草始料不及的,他没有任何办法告之童豪景交易地点,只得随机应变了。但是现场的不可知性又让寸头草心里笼罩着一层恐慌的迷雾,既怕完不成童豪景交待的任务,又怕识别不出毒品的纯度而出洋相而暴露自己。

    这也足见巴哥头的狡猾。

    摇身一变的刀疤脸,在大城市娱乐职场混迹一段时间后,确实与棠都的小混混形象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他的形象举止俨然就是一个超级商人大佬。

    巴哥头驾驶一辆奔驰豪华型轿车,在太阳神酒店楼下停了下来,后面还跟了一辆大众辉腾轿车,上面已坐了强子和另外两位女随从,可以说是刀疤脸的保镖,就是在报国亭出现的那两位神采奕奕的炒龄女子。

    这次出行交易,阵容并不强大,但都是精干力量,唯有巴哥头将自己深藏的一只军用手枪带在了身上,匪气十足,平素他的一个眼神,一个脸上扭斜的动作,足足可以吓破身边的随从的胆,这还是跟他的脸部特征和狠毒性格有关。

    寸头草坐上了巴哥头的车。他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扭头往后一看,潜龙已在后排的位置上坐着了。

    潜龙阴着脸,没有笑容,也没有说话,巴哥头也没有介绍,二人相视无语。为了助力巴哥头促成这次交易,大家心里好似憋着一股劲。

    此时的寸头草,心里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这个潜龙确与巴哥头关系不一般,不知童豪景是否去追踪核查了巴哥头的住址和客车驾驶员潜龙的活动情况。而在这个时候,对于现场的掌控,他已是无能为力了。唯有出现童豪景指的那个人,才可能有转机。

    其实童豪景将木木叔送上车后,立即按照高维民的指示在B市警方的协助下,秘密开展了对城西劳务输出客运公司的前世今生的调查,同时对寸头草提供的巴哥头和驾驶员潜龙进行了暗中观察,取得了可喜的进展。他发现了劳务运输公司生意虽然红火,但公司帐目资金流动却明显超过交易量,潜龙从不与他人联系却反常地与巴哥头接触紧密,而修理厂的异常让他发现了客车的端倪。

    半个小时后,在烈日当空下,巴哥头的车驶进了郊外一个废弃的石料场。四周石料堆砌如山,中间就是一个天然的交易场所。

    “巴哥头,来时路上有几个手持铁棍在打电话的是些什么人?”

    “放哨的,对方早已在一公里外布置好的!”巴哥头脸上露出了得意之色,这样的绝密,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他受老大的委托,至使至终都只有跟对方的一个联络员单线联系。让他做梦都没想到的,这人正是菲东来。

    车在入口处的一块空地上停了下来。

    强子车上首先下来两位冷脸美女保镖上前去给巴哥头开车门。他倚立门前,并没有走远,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老弟,我们到了!”

    “好,往你们正前方左面看,我们出来了!”巴哥头向左面望去,在山石后的石崖处,一人走在前,手上提了一个棕色皮箱,后面站立了五个衣着时尚的中年男子,衣冠楚楚,中间有一块简易石基,上前的男子把皮箱放在了石基上,打开了皮箱,挑了一白色粉末状的塑料袋,放在台基上,做了一个礼节性弯腰请验货的动作。

    巴哥头看清了走在前面的那个人,正是与自己单线联系的联络人菲东来,而紧跟着后面的大鼻子男人则是菲东来请来的南方贩毒头目之一铲头的小弟大头鼻。巴哥头动了动嘴,向紧跟着下车的寸头草吱了一声。 旁边的一个美女从车上卸下一个黑色的皮箱,递给寸头草历声说道:“带上,定金十万!”

    寸头草上前把皮箱互换了位置,微笑还礼致意:“请!”紧张的气氛骤然缓和了许多。

    石料场的中央,成了双方目光汇集的交点。

    寸头草熟练地将一小包毒品戳了一个小洞,手指粘上了白色粉末,他用舌尖舔了舔,细细地尝了又尝,而后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他的脸色骤变,很明显寸头草感觉到了样品的异样。

    他抬头怒视着大头鼻。

    “怎么有问题?”菲东来一脸惊讶地看着寸头草,又看了看想耍赖的大头鼻。

    “不会吧,我们的货比港货、广货都要好,是纯的4号!”

    二人起了争执。

    寸头草转身向巴哥头示意准备取消交易,双方都亮出了家伙,有剑拔弩张之势。

    此时,石料场外暴风骤起,呼呼刺耳的风发出阴风呼呼凄惨的哀鸣声,而石料场中央虽是天然的避风港,任由外面狂风肆虐,里面还是起了沙尘,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两边的人都出现了一些慌乱。就在这慌乱之机,菲东来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了寸头草塞给了他一张纸条。寸头草一个掩饰的动作,看清了纸上的内容,明白了童豪景说过的关键人会出现——“交易要沉住气,货在后面”

    寸头草镇定了下来。

    大头鼻遇上了验货的高手,自知理亏,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他向身后的一个随从递了一个眼色,随从快速从车上又提了一个棕色皮箱过来。

    大头鼻弯腰陪笑,一个劲地道歉。

    “拿错了,拿错了,都怪属下粗心……”大头鼻道歉时,还不忘顺势狠狠地打了随从一耳光。在旁人看来,这样的举动,虽有假意道歉之嫌,但寸头草的心还是软化了。

    “你这是……”

    “这下绝对是西南正宗4号,要是有问题,断我一只手臂!”

    交易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

    谁又曾想到,在石料场正面五十米处斜岩缝里,早已埋伏在里面的童豪景和B市的公安民警正用望远镜和远程高清摄像机把整个交易过程记录得清清楚楚。

    童豪景看清楚了巴哥头的正脸,确认就是刀疤脸无疑,却没看到打入贩毒集团的苏霏亚,而自己的线人寸头草在交易现场表现活跃。其中一怪异的举动让他有些纳闷,莫非他已与苏菲亚接上了头。

    看来这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他向B市公安机关讲明了自己的意图,介于巴哥头一方的主犯未出现,暂不惊动,等他们交易完成将毒品带回棠都再见机行事。而大头鼻一方,由B市公安机关早已布下天罗地网趁其回到宾馆时一网打尽,逮个正着。

    必要时,可以放长线钓大鱼。

    做出这样的决定,必须要有非凡的勇气,过人的胆量才能有这样的大智大勇,这就是远在千里之外的高维民的智慧体现,这也是他强大的协调能力的体现,高维民的理念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风停了,天上的太阳躲进了云层,石料场平静了下来,谁知交易时发生了意外。就在这时,大头鼻一方的一个随从枪支走火,双方都象受了训似的齐刷刷地趴在了地上,等大家抬起头来左右观察时,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而此时寸头草却再也站不起来了,大家这才发现他的腿受伤了,鲜血流了一地。

    大家终于明白过来时,在极度慌乱中双方差点失控。待双方从惊魂不定的恐怖气氛中清醒过来后,巴哥头气急败坏地趁势提出以毒品的差额换取寸头草的枪伤造成的伤害为条件,否则取消交易。

    为了表示诚意,大头鼻悉数将五公斤A货毒品全部交给了寸头草,而巴哥头带的现金不够,想到来日方长,在万般无奈情况下,大头鼻还是同意了巴哥头的条件。

    交易在不圆满中完成。

    大头鼻一伙回到宾馆,早已守候在宾馆客房的B市公安人员不动声色地将其一伙悉数抓获,不漏一人,从而确保了消息不外泄,而一同被抓的菲东来自然秘密地回到了西南边垂国际禁毒中心,初步完成了他的特殊使命。

    菲东来得到指示即刻乘飞机回棠都,而菲东来却说他已买好了客车票,自行回住地,并说明了原因。

    高局长同意了,前提是不暴露,保证自身绝对安全。

    巴哥头把毒品交给了潜龙而后由其带到XⅩ客车修理厂,秘密地将五公斤毒品用特殊方式隐藏。这是龙文请教了电子自动技术专家才想出的办法,它的好处是能躲过辑毒犬的追踪和溶于有机溶剂。这个方法连巴哥头也不知道,他只负责将交易的毒品交给潜龙即可。

    巴哥头和潜龙哪里知道,在他们的身后,始终有一双雪亮的眼睛在盯着他们,他们的行动已没有了多大秘密可言。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